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九江频道 >> 娱乐

专访《侏罗纪》导演:第一次拍大制作电影靠直觉

      网易娱乐6月10日报道 (文/FZ)  在执导《侏罗纪世界》之前,科林·特莱沃若此前只拍过一部电影长片《安全没有保障》。虽然那部电影在2012成为美国独立电影界的一颗遗珠,却让不满40岁的特莱沃若走入大公司的视线。作为星战迷的他,被有意执导新星战电影的布拉德·伯德推荐给卢卡斯影业掌门人凯瑟琳·肯尼迪。最终在几位名导候选人一通混战后,伯德跑去拍了口碑票房双双仆街的《明日世界》,JJ·阿布拉姆斯接手《星球大战:原力觉醒》,而特莱沃若则拿到了《侏罗纪世界》。

      作为《侏罗纪公园》系列的重启和传承之作,拍摄《侏罗纪世界》的困难难以想象。这个系列电影在2001年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复的地步,当影片的特效不再像上世纪90年代初那样独领风骚,重复的故事模式迅速让观众感到疲倦和厌烦。在缺席了21世纪头十年后,人们一度认为这个系列实际上已经寿终正寝。

      但是好莱坞永远不会放过自己的招牌产品,在不差钱的传奇影业加入之后,侏罗纪公园真的回归了。作为新人导演的特莱沃若,尝试为这个系列注入全新的生命力,为此他上任伊始就毙掉了最初的剧本。尽管由于法律原因,我们会在电影片尾字幕看到两组编剧的名字。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部完完全全属于他自己的电影。

      网易娱乐:既然是续集,干嘛不叫《侏罗纪公园4》,而是改成了《侏罗纪世界》?

      科林·特莱沃若:这其实是一个符合故事逻辑的选择。这部电影的世界观中,侏罗纪公园是场惨剧,死了不少人。现在他们要把这些过往都掩盖下去,不让人想起这些糟心事儿。要建造新的主题公园,不能再叫侏罗纪公园了。于是电影中接管了公园的企业决定重新树立品牌,告诉大家:“来侏罗纪世界吧,我们这儿绝对安全”。

      网易娱乐:说起管理公园的企业,我们知道在《侏罗纪公园》三部曲中,约翰·哈蒙德和InGen公司和迈克尔·克莱顿原著中是很不一样的。这次伊尔凡·可汗扮演的Masrani是不是会和电影中的哈蒙德不同?

      科林·特莱沃若:他确实和哈蒙德不一样。我们的想法是,找一位来自海外的亿万富翁。他是印度人,但是生意遍布世界各地。我们觉得,既然要把哈蒙德的错误重犯一遍,他不能和哈蒙德一样像个马戏团主持人。

      网易娱乐:他干嘛要再造一个恐龙游乐园?

      科林·特莱沃若:犯错误不吸取教训,算是《侏罗纪公园》系列的主题,原因基本上都和钱有关。新公司觉得开游乐园能带来超乎想象的财富,而文森特·多诺费的角色和他代表的InGen公司却觉得目前所做的不过是给孩子们开了个宠物乐园,相关技术完全可以应用在农业、医学甚至军事领域,历史上使用动物作战的情况屡见不鲜,我我们却满足于把恐龙关笼子里。诸如此类错误,在这部电影里多的是。

      网易娱乐:所以他们只是蠢货干蠢事么?而不像《生化危机》系列里的保护伞公司那样动机邪恶?

      科林·特莱沃若:我觉得应该算是聪明人干蠢事,聪明人同样会犯傻的,他们有时候过于结果导向,会忽略一件事的负面影响。

      网易娱乐:你是怎么接手了这部电影的?我听说这里面有个漫长的故事?

      科林·特莱沃若:其实不算漫长。斯皮尔伯格看了我的第一部电影(《安全没有保障》),那是一部小成本电影,他很喜欢,于是打电话邀请我去洛杉矶面谈。我们聊了大概两个小时,然后他就雇我来当导演了。当时我对原始剧本不太满意,就把我的编剧搭档找来重写了一版。在这部电影里,我们建立了一些全新的内容,希望能够在侏罗纪系列中延续下去。

      网易娱乐:之前的剧本哪里让你不满意?

      科林·特莱沃若:我不是特别理解那些角色,也不明白故事要讲些什么。我想要一个不仅具备原作精髓,还能兼具搞笑、惊悚、浪漫等元素。我觉得那一版剧本无法满足这些要求。《侏罗纪世界》这样的电影很难搞,我不会埋怨任何人没把剧本写好,只是希望我们自己能把工作做好。

      网易娱乐:说到角色,山姆·尼尔和劳拉·邓恩都不会回归了。这次的新角色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科林·特莱沃若:这次的两位主演,布莱斯·达拉斯·霍华德扮演的克莱尔是公园的运营主管,每天坐在监控室里,确保每只恐龙都被监视着,确保每个问题都被解决。恐龙对她而言都是资产,而不是活生生的动物。她是个商人,只关心工作。而克里斯·帕拉特扮演的欧文则是个边缘人。他是个退伍军人,被雇来训练迅猛龙,增强人类和迅猛龙之间的交流,如同人类训练狮子、老虎一样。他把海军训练海豚的经验用在迅猛龙身上,二者都是高度智慧的生物。克莱尔和欧文对待恐龙的态度截然不同,他们不得不在这场灾难中联手求生。

      网易娱乐:一下子接手《侏罗纪世界》这样的大制作想必压力不小吧?

      科林·特莱沃若:作为一个电影制作者,我是相当依靠直觉的。拍这部电影,就像我12岁的时候有人给了我一辆豪车的钥匙,我直接就开车上路了,你懂的,要是你爸给你一辆法拉利,你不可能把它开的慢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