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九江频道 >> 人物访谈

何是古浔阳?何是今九江?听他说说那些温柔的歌曲

    来源:长江周刊 作者: 2015-10-13 17:20:00 编辑:欧阳晴

      “斜倚船舷思浔阳,惊涛狂澜美名扬。何处琵琶声声响,多少离骚,多少惆怅,风吹荷,烟水间,盏中酒,醉心上。古浔阳,今九江。北枕长江长,举世无双。古浔阳,今九江。庐山秀,浪井水,柴桑茶米香。行路万里恋湖光,卧虎藏龙豪气壮,浪漫梦幻水是乡,缠绵月夜话浔阳。赶超创辉煌,时代新篇章,古浔阳,今九江,浪潮涌,凯歌唱,美丽新模样。古浔阳,今九江,千卷画,万种情,美在身旁。古浔阳,今九江,大爱人间,幸福浔阳。”

      这是一像极了诗的歌词,更是我们生活的地方,这就是九江本土音乐人周文雄的《幸福浔阳》。

      一首原创音乐,略带中国风的曲调,就这样唱出了平常生活不一样的美感,是他让我们知道九江有太多值得我们去微笑的存在。古浔阳自有琵琶声声,而这些年了,也只有他写出了今九江的曲调,唱出了我们的热爱。

      10年磨一剑,原创校歌初露锋芒

      九江做音乐的,基本都知道这位本土音乐人。

      周文雄,一位来自九江县长山的音乐人,集摄影、导演、作词作曲、演唱于一身。这些年,靠着自己顽强拼搏和努力,周文雄在音乐的道路上不断地前行,共作词作曲近50首。

      与此同时,他还是九江首位投资做录音棚的音乐人,也是九江小学校歌的创作者,还是电视剧《女儿街的婆媳经》主题曲的编曲人。在百度原创音乐平台上,由他创作的近30首歌曲深受乐迷喜爱,现今他已是国家二级导演。

      上世纪90年代初,从九江师专音乐系毕业后,不少同学转了行,但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周文雄下定决心追逐自己的音乐梦想。1993年,周文雄在九江老五中对面创建了九江第一个录音棚。这在当时算得上一个创举,因为那个时候,人们对于音乐的印象还停留在钢琴配乐独唱或者合唱的层面上。录音棚,打碟,电子音乐,一切都很新鲜而且特别,尤其周文雄还能用那些冰冷的设备为同一首歌制作出不同的声音效果,一切更显得有趣了。

      就这样伴随着九江爱音乐人士的口口相传,这位初出茅庐的音乐系学子迅速在业界红火起来。不久,他便应邀为浔城一些学校的文艺会演或校歌作词作曲。在九江三中的一次文艺会演中,他将西方踢踏舞与中国民族舞元素融合在音乐里,赢得了业内外一片的赞誉。2009年,他又受邀为九江小学作词作曲谱写校歌。这首《放飞理想》还获得了中央电视台全国校歌一等奖,业内有人赞誉这首校歌是“最有思想的校歌”。

      周文雄回忆起当初创作九江小学校歌的场景时说:“为了创作这首歌,我每天接送孩子时,都会在校门口站一会儿,从目送孩子进校园到迎接孩子出校园,我的灵感一次次迸发,最终从孩子心情和角度创作出校歌《放飞理想》。”

      此后,他又为九江百集电视剧《女儿街的婆媳经》、百集情景剧《快乐九江佬》创作主题歌……一步一耕耘,周文雄一次又一次地用原创歌曲放飞着他的音乐梦想。

      3年谱一曲,自导自演还自费拍MV

      《幸福九江》这首歌是历时3年时间才得以完成。

      期间,他自编自导既谱曲又写词剪辑,还为梦献声,甚至自掏腰包为歌曲拍摄MV。周文雄浅笑道,“剪辑后期打名字时,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从导演到创作再到演唱都是他一个人也完成的。

      “3年前,我就在酝酿这首歌以及MV,一直在想,如何把古代浔阳的韵味和现下的九江潮流融合。伴奏不能太现代,又不能让人听不懂;写歌词,要符合古浔阳的韵味,又要兼顾人们的口味。不能太曲高和寡,又不能太过贫乏。”周文雄说,作为一首本地歌曲,《幸福浔阳》的创作重点在于古浔阳到古九江的过渡与连接,“我要让大家了解浔阳的历史,告诉本地人我们自己和那些厚重的历史人文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是在向外乡人展示九江人的人文情怀。当然我们更要告诉所有人,我们不仅仅有古浔阳,还有今九江啊,江水岸边还有时代浪潮一浪又一浪的拍打下发出的回响。”

      不过,创作是一回事,拍片子又是另一回事,策划、摄像、导演、后期,全曲还融汇了九江庐山、庐山西海、八里湖、烟水亭等许多九江知名地的大中型取景,这可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可周文雄言语而出却是那样的简单。“确实拍了很长时间,遇到经费不足的时候,就拖一下,等到钱攒够了,我就带上装备出发。”他说,“现在看到的MV画面都是这3年内陆陆续续精选的。MV仅4分多钟,但拍的画面,远远不止这些。”

      这首歌曲和MV在网络上一出炉,就引起了网友热议。“景色优美,歌声动听,值得一看”,这是网民对这首歌的评价。凭着这首歌以及之前的积累,周文雄由此成功入选“百度音乐人”。

      为梦想加码,立志投身微电影事业

      时隔《幸福浔阳》走红也有一段日子了,周文雄再谈这首耗费3年心血的作品,依然很感慨。他说,即使是需要重构MV,他也愿意让这首‘怀胎’3年的小果实更加丰满壮大。“我希望找更有底蕴的歌手来唱这首歌,比如韩磊;也希望能找到乐队重新录制,能上国家电视台播放,让全国人民都能更好地认识和了解九江。”

      梦想未止,生命不息,笔耕不辍,创作未朽。于《幸福浔阳》之后,周文雄不仅没有停止过对音乐的创作,还致力于微电影事业的研究。近期,周文雄又多了一些新的关键词,《那时的我们》的创作人。他既是这首歌的作词作曲人,又是这支MV的导演。

      如果说《幸福浔阳》是一首浪漫主义的诗篇,那么《那时的我们》则更像是部现实主义的微电影,他在讲故事,讲老三届读书的故事。他攒了很长时间才攒够买航拍机和水下拍摄机的钱,就这样一边攒钱一边拍片,一边创作一边修改,周文雄完成了对老三届校园生活的微电影重现。

      “我们生活的地方总有太多的细小的美好值得被讲述,我们走过的旅途上也有太多的回忆值得去留恋,而微电影是最佳的表现形式。”他说,“虽然我们没有条件把他们都拍成大电影,但是我们可以把它们做成微电影,我们可以通过微电影告诉人们过去和现在是多么难能可贵,我们一样可以通过微电影告诉所有人‘真善美’是多么的重要,就像五四运动时期,我们需要鲁迅的文章一样,在今时今日,我们也需要微电影来记住美好、抨击丑陋。”

      作为国家二级导演。周文雄业导演过许多作品,周文雄曾经和北京一家传媒公司合作拍摄微电影“爱似青花”,并为主题歌作词。他告诉记者,微电影是音乐的另一个生命,也是文学化了的生活,它还可以是青年一代的结婚进行曲,也可以是老年人回望往昔的场景再现,“它的生命力太强了,你永远无法预料到,一部好的微电影能给人们心灵的震慑力,感动,悲怆,反思,反省,甚至广而告之,微电影都可以做到。”

      不过遗憾的是,这项成为全球时尚与潮流的艺术形式,目前在九江还存有大量的空白。所以和音乐一起,微电影将成为周文雄接下来想要坚守的事业。“我希望九江有更多人热爱微电影,并愿意投身到微电影的创作中来,所以我把自己的微信定名为‘九江微电影’,我希望从我为原点,可以建立起一个音乐、微电影爱好者的集合平台。”这是周文雄的愿望,也可能它还会是九江微电影的未来。

      (记者吴凤思/文 李涛渊/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