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九江频道 >> 民生民情

青山垦殖场土地被对外打包出租 职工补偿没到位?

    来源:浔阳晚报 作者:吴业园 2015-11-03 15:36:00 编辑:欧阳晴

      青山垦殖场新领导称不知情,调查后再回复

      (记者 吴业园)曾经的农民,后带地进入新成立的垦殖场。经过几十年的变化,如今垦殖场已经打包对外承包了。但是,职工的利益却没有得到保障。近日,庐山青山垦殖场部分职工向记者求助,称垦殖场在职工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他们赖以生存的山林和土地租赁给他人,而他们的补偿却没有到位。为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求助:山林田地被出租,职工却不知情

      据庐山青山垦殖场老职工干正荣介绍,自己父辈带地进入垦殖场的50亩油茶山前两年被人开山造林,对方称与垦殖场签订了承包合同,不光他家的山,整个垦殖场山林和田地都被其承包了。“当时他们派钩机来挖山平地时,我们这些老职工便上前阻止,他们说有土地租赁合同,可是场里的职工特别是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职工却不知情。”

      10月30日上午,记者赶到青山垦殖场。据退休的老人介绍,垦殖场地处海会镇高垅青山村附近,濒临鄱阳湖,场里的职工以管理山林、养殖为主业。

      垦殖场其他职工也向记者介绍,最早这片土地属星子县管辖,1953年,当时的星子县人民政府还给他们的山林、田地颁发了土地使用证,职工也世代在此耕作。

      职工家属许泽宏告诉记者,前两年,一家企业称已租下了这片林地搞农业开发,他们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山林,甚至连祖坟山也要被圈占。

      垦殖场原护林员干克民表示,承包方开挖职工原有的茶林,重新栽种桂花树或其他苗木,将农田改造成水库搞养殖。“他们这种行为令人费解,这不是破坏原生态吗?”

      调查:山林被改造,农田成水塘

      当天中午,记者在职工的带领下,来到垦殖场一处名叫“泊泉垅”的山场。职工们称,这里原本有茂密的茶树,还有部分农田。山上以前还有不少樟树和杉树等树木,现在基本被毁了。

      在“泊泉垅”山场,记者看到有新开挖的痕迹,大片的黄土裸露在外。在一处山沟里,有几棵倒地的大树被泥土掩埋。新开垦的土地上栽有小树苗,部分山塘也建起了新围坝。

      干克民称,这些山上本来的大树是要移植的,可现在都埋在地下,实在是太可惜了。

      而69岁的退休职工许世林则表示,本来垦殖场农田不多,现在都被挖成了水塘,七八十亩的面积被改造,让在此种田一辈子的他们心痛不已。

      诉求:土地承包,职工补偿不到位

      记者了解到,这里的大多数人在1960年以后,陆续自带林地进入青山垦殖场,完成农民到垦殖场职工的身份转换,林地交由垦殖场统一管理和使用。

      到1985年,垦殖场改变管理模式,以“口粮田”的形式分配给职工自主经营,职工向垦殖场缴纳一定的费用,职工各种各地、各管各山,一直沿袭至今,生计不成问题。

      职工介绍,自从2012年对外承包以来,这里的地貌发生了改变,职工赖以生存的近170亩茶山、120亩茶油山和近80亩水田“易主”,职工们心里都不痛快。

      许世林称,他家带过来的五六十亩油茶,一直由自己家人护理,可是现在却被人直接铲掉了,也不见有人过来跟他协商补偿一事。“之所以说他们补偿不透明,是因为跟我家情况一样的另一户职工家已经得到了几万元的赔偿,而我家目前一分钱未拿到。”

      而对于其他的补偿,职工家属许泽宏则认为自己每年都跟垦殖场签订合同,如今对外承包,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让他的老母亲领了每亩茶山一千元的补偿。“垦殖场要我一年签一次合同,现在趁我不在家,让老人签字领钱,我作为法人是不承认这样的补偿协议的。”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与许泽宏情况一样的不在少数,他们每年都向垦殖场交纳一定数额的承包费,现在因打包对外出租了,他们的生活一下没有了着落。

      垦殖场解释:外包手续齐全,将会对职工诉求进行调查

      对于职工们的诉求和反映的情况,记者随后向垦殖场进行了求证。据垦殖场场长曾昭斌介绍,青山垦殖场于1957年建场,收纳当时星子县、庐山区部分山林土地作为垦殖场的生产资料,有地农民转为垦殖场职工,2003年进入社保,垦殖场于2006年8月份办理了相关的林权证。

      曾场长介绍,青山垦殖场的林地属国有资产,垦殖场代为管理,有权使用垦殖场的山林、田地。为了提高经济效益,垦殖场在2012年申请、2013年经上级批准立项,与承包商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搞农业开发。

      此时在场的职工表示,当时对外承包时他们并不知晓,希望能看到外包的合同。现在水田、旱地及山林都被改造了,希望能拿出合同,看看上面是否有变更使用的条款。

      不过,记者在垦殖场办公室里看到,墙上张贴着农田直补通知,上面都有职工承种的亩数和补助金额。既然农田改造成水塘,怎么还会有直补款呢?面对疑问,曾场长表示不知情,不好回答。

      曾场长解释,自己刚上任不久,待了解清楚情况后会对职工进行解释沟通,公开政务信息。同时对参与管理林地的职工给予一定的补偿,督促租赁方规范作业,合理开发使用土地。